卡塔尔城的地理位置对古迹的勘察记录

史前的卡塔尔,没有任何历史资料记录。只能通过有限的人类活动痕迹,民间口诉去寻找那美丽的城市。历史的魅力就在于此,难以追溯,需要人一步一步去探索发现,地理学家的描述具置,考古工作者一步步去挖掘然后对照有限的资料,去了解这个存在,向世人说明这个存在。

希腊地理学家在他们的著作中曾提到过卡堪尔。著名地理学家托勒密说:“在朱尔阿城西部或西北部半度的地方有座城市,那就是卡塔尔城(卡塔尔半岛)。”罗马史学家巴利努斯以卡塔拉尔(的名字介绍过卡塔尔、福尔萨塔兰提到了叫做阿顿纳的半岛。该半岛在巴林湾的东部,即卡塔尔半岛。岛上有多哈瓦克腊谢基哥等城镇。希卜兰克尔认为远惠海岸五十海漫与巴林的提洛斯岛相对的艾提纳地区就是汉图地区;至于弗鲁门·索纳斯河,则位于卡塔尔的后面。《地理辞典》谈到,卡塔尔半岛是从阿曼到哈萨地区的一部分,岛上居民以捕鱼、采珠为业。卡塔尔大部分是沙漠,有少量的绿洲,一些地方靠井水灌溉。卡塔尔在古代以至教出现以后都以制作各种衣服和纺织品著称。最伟大的使者就穿着卡塔尔制作的衣服,其妻阿以涉也是如此。哈里发欧麦尔有一件补缀了一块皮子的卡塔尔斗篷。卡塔尔又以出产良种骆驼和驼鸟出名。很明显,卡塔尔的这些名声是从教前的时代流传下来的。卡塔尔市场是当时著名的市场之一。

古代阿拉伯地理学家把现在的卡塔尔,哈萨科威特以及它们对面的岛屿叫做巴林和哈贾尔。艾布·最苏尔在《地现辞典》中说:“在位于阿曼和乌凯尔之间的汉图边缘上,有个名叫卡塔尔的村落,据说红色的带有图案的卡塔尔衣服就产于此地。这里还出产良种骆驼和驼鸟。在卡塔尔有个市场阿卢西在《纳季德(内志)史》中谈到,“卡塔尔位于乌凯尔的东部,为阿拉伯采珠人的船只歇脚之处。这些人分属各个部落。其中有盖哈坦人和瓦伊勒人。卡塔尔内地住有一些哈吉尔人沙漠中住着马纳西尔部落。在沿岸有许多码头,如巴达阿(即祖巴尔角)和福韦里特等处。卡塔尔的陆地和沙漠由纳季德的埃米尔1们管辖。”艾卜·欧贝德·伯克利在其《地理辞典》中说:“卡塔尔是巴林地区盛产酒的地方。”

诗人贾利尔在诗中提到了卡塔尔。提到卡塔尔的诗人还有欧贝德·提卜。他是一位跨蒙昧时代和时代的杰出诗人,系塔米姆族人。回历一世纪(公元七世纪)时的著名诗人卡塔里·福贾艾是卡塔尔人。他的兄弟叫马胡兹·福贾艾,兄弟之间经常打仗。马胡兹系穆汉拉卜的同伴。我们以后将进一步研究。

没有任何资料谈到过史前的卡塔尔,尽管好多地方,尤其是靠近海岸的一些地方保存有一些古代遗迹的废墟。这些遗迹使一些人猜测到古代人曾在此生活过。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卡塔尔在那时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因为它是与阿拉伯半岛相隔绝的一个半岛。我们引证这些资料,在于表明在历史黎明时期,是谁首先居住在巴林,其中包括卡塔尔。根据我们提到的学者的意见,他们是公元前825一484年的迦南人部落。阿拉伯史学家说他们就是远古时代的“海滨之国”的居民。正如我们在前面提到的那样,迦南人和啡尼基人是同一个民族。

没有任何资料谈到卡塔尔史前时期即使是史前几年的情况,尽管好多地方,尤其是海岸边保存有古代的遗迹,这些遗迹使人猜想到古代人曾在此生活过。但是,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卡塔尔在彼时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因为它是与阿拉伯半岛相隔绝的一个半岛。自从1956年起,丹麦的一些考古团在阿拉伯地区进行了考察。其中一个考古团在卡塔尔考察了将近三个月,测量了卡塔尔的大部分地区,成绩显著。从而证实了在史前的漫长岁月里,曾有人到过这个半岛,并居住于该岛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的大部分地区。

“我们可以提供一些考古资料,说明古代人的文明。我们在山峦之间的平地上发现了石器和由燧石加工成的薄片,还有一些很大的石块及一些尚能分辨的斧,镐之类的原始的石器。在许多突兀的山石地区,如杜汉以北的苏乌丁·纳伊勒附近、靠近沙迪达的南边、中部的乌姆塔加地区都有发现。在卡塔尔的南部和其它地区一一主要是北部,我们发现了许多古人住过的地方。这些地方大多在相当高的山石地区,它们的历史可能比我们先前知道的要短些。考古学家对这些石器制作的手艺深感惊奇。这些石器体积很小,种类很多,仿佛都是些锥子、小刀之类的石器。”

报告还涉及到海边、山丘与沙漠之间的一此地方。报告写道:“这些地方有各式各样的石器,如带把和倒钩的制作精美的箭镞。这些出土石器都很小巧锋利。在发掘出土的最精美的标本中,有相当于石器时代的手工艺品,其水平已达到当时世界文明民族所达到的高度,从而证明了那时这个地方就有擅长手工工艺的古代阿拉伯居民。这些石器的历史有多久呢?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无法黎别。在这方面,我们不能提供确切的资料,无从知道那个历史时期的阿拉伯半岛,特别是卡塔尔的文明究竟是先进还是落后,抑或与欧洲的文明处于同一时代,阿拉伯地区的文化可能比欧洲的文化古老生活在卡塔尔(遥远的,与世隔绝的半岛)的人在史前就制遗了必要的石器:武器和工具,那是很可能的。

考古团鉴定,如箭头之类的最新石器,约有六千年的历史。此外,考古团还发现了教出现前的数百个高大的古慕但大多已经被盗一空。因而无法考证其历史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杜汉北部一个地方发现了希腊陶器。这些陶器估计不是从希腊进口的,而是约在三千年前亚历山大大帝时期于当地制造的。考古团还在朱萨辛亚附近发现了大量的石刻,但至今尚未研究清楚。这此石刻对研究卡塔尔的历史有重大意义。有些石刻的年代早一些,有些则晚一些,随着今后的继续研究,世界考古学家将从这里获得更多的资料。

不幸的是,当地人已经在这些遗迹上开始采石。为此,考古团已和卡塔尔政府联系,禁止结续采石。

1964年当我在卡塔尔的时候,幸运地见到考古团团长哈尔格·卡帕尔教授。那时他和他的同事们在结束1964年1月16日到4月10日的考古工作之后,即将返回丹麦。感谢他特意把他当时递给卡塔尔政府的一份报告的付本送给我。这份报告包括了研究达七年之久的很有价值的考古资料,记载了自开始考古以来相继进行的主要考察项目。

对卡塔尔古迹的首次考察是在1956年3月18日至21日进行的。参加者有彼·夫·格洛帕先生和比特比先生。考古工作由西部的杜汉开始向东到胡尔;再由胡尔向南到乌姆赛义德港:再由乌姆赛义德港穿过哈兹姆·巴尔巴克和卡尔阿纳折回杜汉:在这次预备性的微行中,在乌韦纳特·阿里角看见许多堆石头在杜汉以北七英里地方又见到了一些石块碎片。由于在这间隔二百码的两地都发现了琢磨过的石懂,从而表明这里有过石器时代的工艺。这次考察是持续了败年的考古工作的起点。工作中曾得到尊费的卡塔尔政府和诸石油公司的慷慨的财务和技术帮助。

考古团在彼·夫·格洛帕先生主持下,自1957年3月30日开始进行了更广泛的考察。考古团成员有比特比先生、克·拉·迫费来赫特先生、卡贾伊拉姆先生、卡鲁斯塔鲁卜先生,夫·诺尔森先生和皮·巴·萨特鲁卜先生。

预各性考察从多哈岸边开始,到卡塔尔半岛的最北处,又沿着西海岸到杜汉。继而者察了杜议至阿格来·马纳西尔的南部地区。后又勘察了于水母镇北边发现的一堆石块。另外还考察了十一个地方,其中大部分在限边。在1956年考察过的乌韦纳特·阿里角又采集了一些石器和古人留下来的各种石块,并且发现了两个新点。在东北岸的朱萨辛亚山南部的阿格来·马纳西尔处和西岸的哈姆拉处采集了一些石器。在哈姆拉还划定了考察区城。

在哈姆拉首次发现了石器时代末期的有齿有把的箭头,维而在卡塔尔各地大量发现了这种箭头。那年的发现,使人感到可能有石器时代各个不同时期的石器仔在。这有待于今后儿年的发推来证实于东海岸多哈和胡尔之间的伍西勒边上发现的出土文物,证明石器时代中期有人在此生活过。在水母镇以东约三分之二英里的高地上发揭出石堆,但没有多大价值。在法里哈以南的西北海岸上见到了一些不同时期的石刻。那年的发现,对学术研究是很大的鼓舞。

1958年的考古工作是于1月20日至3月30日进行的。参加者有鼓·夫·格洛帕爱·克诺艾克·纽恩堡汉斯·耶渥因诸位先生。主要目的是挖掘以前在水母慎发现的高地:划定马尔瓦卜城遗址并开始挖掘;在多哈南部的瓦克腊旁,研究了燧石地带。

1959年考古工作于1月9日至4月1日进行。参加者有彼·夫·格洛帕、爱·克诺依特、夫·诺尔森,克·费尔·蒂南特和耶特·巴尔克诸位先生重新发掘马尔瓦卜:在水母镇发现一个古墓;在已证实石器时代人类曾生活过的伍西勒进行了精心的挖据;在瓦克腊山西部,研究了有石刻的一个新点。克·费尔·蒂南特先生研究了努埃姆部落,穆拉部落的历史。耶特·巴尔克先生拍摄了彩色纪录片。

1960年的考古工作于1月14日至3月24日进行。除杜汉周围地区外,哈尔格·卡帕尔和哈斯+耶尔因·马松两位先生还详细考察了西岸和西南地区。测量了大约四十个新点的位置,在这些地方发现了石器时代各个时期石器的残迹,这些地方原来都处在地层表面,有连象清楚证明以前有人在这个地方生活过。

在杜汉南部,发现一个石器时代后期的藏有大量文物具有重要价值的文物区。考古团收集了数百件石器,其中有破碎的矛头和有把有齿的箭头。同时测量了各地石堆的位置。

1961年考古工作于11月1日至1962年1月30日进行。参加者有杨斯·阿·杨森、哈尔格·卡帕尔,哈斯·耶尔因·巴特森诸位先生。这次集中力量,于卡塔尔东北胡尔城的渔场周国发现了一连串的重要地带,发现有旧石器时代的石器。丈量了从胡尔到祖巴尔之北岸地区。在乌姆萨拉勒(伊卜詹格角)北部助察了陵葛和一北石堆。从乌妈萨拉勒的发通中得到了重要发现,从一士兵的慕中发现了两个人的骨胳,一堆铁制箭头和一把铁例,但都生钢了。在乱石岗中发现了另一个墓。大部分人认为是殉葬慕,里面有两头小骆驼的骨胳和一个玻璃状的小杯子。

在朱萨辛亚山发现了许多石刻,还发现了一些拱形洞穴,有的呈致现花状,有的组成两排,有的象有两排奖和舵的船。在杜汉附近的高地上,圈定了许多地方这些地方散置着各种大件的器皿,一部分石块(小刀由此做成)残留着古文明的痕迹。

在杜汉东部、南部内地,发现了许多保存有大大小小石器和石堆的地方,其位置已标在地图上

1962年的考古工作于11月12日至1963年2月5日进行。考古团成员有爱·本特森、哈尔格·卡帕尔、斯-梅特森先生。考察范围是从卡尔阿纳南部到阿格来·马纳西尔苏达·纳西勒和萨勒瓦湾的南部和西南地区在那呈半圆形的沙丘与高高的秃石之间的贫瘠地区,意外地发现了石器的宝库。在远离现在海岸的为坚石或沙漠覆篮的许多不毛之地,发现了许多石器,从而证明石器时代这里就有过生命,证明那时的气候比现在更适宜于人类和动物的生存。

在杜汉以北平坦的沙地上,发据出一层文物,发现了类似希腊陶器的一些器且。在远离海岸的内地,乌姆巴卜以东的加比加卜处。发现了大量精致的石器。据认为它的制作年代是在石器时代的后期。

重新考察了朱萨辛亚山,发现了更多的石刻。考古团希望卡塔尔政府保护石刻,并在因采石面毁坏了大量有价值的石刻的地方禁止采石(当作石具用)。在以前考察过的地方,又收集了一些石器。考古团建议卡塔尔政府在多哈建立一个博物馆。

本次考古工作于1月16日至4月10日进行。考古团由爱尔林()培·耶尔因森、哈尔格·卡帕尔先生组成。继续挖掘杜汉北部,发现了类似希腊陶器的地方。于乌姆赛义德东南方沙丘中发现和划定了重要区域。在苏达·纳西勒附近,可望发现更多的旧石器时代的石器。

在加比加卜附近,发现了石器时代各个不同时期的重要区域。在东北海岸的朱萨辛亚山模拟了石刻标本,仔细地考察了以前有生命的一些地区。除以前收集的外,又收集了更多的石器。在远离海岸的内地乌姆塔加发现了重要古迹。

在卡塔尔的历时七年的考古工作中,丹麦考古团收集了许多有重要价值的资料和石器文物,并运往丹麦进行科学鉴定。可能一大部分文物将从丹麦运回卡塔尔,考古团建议在多哈建立的博物馆内展出。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考古团获得了先前即使很乐观但也不敢期望的结果。首次考察所得的小小发现,并不给人以更大的希望,而在持续数年的考察之后,丹麦考古团就拥有了如此丰富的石器文物。这些文物都与石器时代的人类历史的各个阶段息息相关。

所以获得如此辉煌的成就,首先应归功于丹麦考古团得到的各方面无微不至的关怀。考古团得到了卡塔尔前国家元首阿里·阿卜杜拉·阿勒萨尼酋长殿下、卡塔尔现任国家元首艾哈迈德·阿里·阿勒萨尼酋长殿下和卡塔尔政府首脑,王储哈利法·哈姆德·阿勒萨尼酋长殿下的巨大关心和精心照料。

由于卡塔尔政府乐意资助,使考古团能竭尽全力从事考察。各石油公司的协助不仅仅限于财务方面,而且在公司所属的范围内惊慨地款待了考古团,并提供了种种方便。

我们热忱希望考古团的这份报告,不仅能得到阿拉伯世界的关心,而且能获得有志于研究石器时代的各界人士的重视。

每一个古城,每一段尘封的历史,都离不开地理学家和考古工作者的艰辛探索。尤其的卡塔尔这样的历史上几乎没有资料记录的,仅仅通过极少的人类活动痕迹,残破的古迹,就想了解一段历史太难了。考古的意义就是通过每一处痕迹去向人们讲诉它尘封的历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